避孕药 你所不知道的7件事

避孕药 你所不知道的7件事

从口服避孕药正式上市,避孕不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50来年,避孕不知吃过那些小小药片的避孕不知女性不可胜数,不过,避孕不知你知道避孕药背后那些有趣的避孕不知事吗?

No.1歪打正着

虽然最初的开发者的初衷是打算研制一种控制生育的药,然而,避孕不知出于当时道德上的避孕不知原因,在1957年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(FDA)批准Enovid这种药时,避孕不知却是避孕不知将其作为治疗“严重月经问题”的药物来投放市场的,同时也警告人们,避孕不知该药物可能有阻止怀孕的避孕不知副作用。于是避孕不知,2年之内,避孕不知差不多有50万女性莫名其妙地产生了“严重月经问题”——估计她们是避孕不知奔着这种药物的“副作用”去的。到了1960年6月23日,避孕不知FDA才正式批准Enovid作为避孕药。该药物还能用在辅助治疗或缓解多种疾病时派上用场,比如多囊卵巢综合症、子宫内膜异位症、贫血、粉刺,甚至还被用来治疗贪食症。20世纪80年代末,Enovid作为第一代避孕药退出了市场。

因为避孕药能帮助女性有计划地怀孕,减少在生养孩子方面的付出,所以它事实上还拓宽了女性在工作中的角色范围。因此,在1993年,《经济学人》杂志将其列为当今世界的七大奇迹之一。

No.2安慰剂中含有铁

避孕药有21片装(编者按:国内常见的避孕药多为21片装)和28片装两种。对于28片装,每个月最后一周的避孕药其实是不含激素的安慰剂。这一方面是怕女性忘记服药——索性每天都吃一粒;另一方面是为了能让女性照常行经——这主要是出于商业考虑。他们希望这种药看上去尽量自然,从而使女性容易接受。

现在,一些生产商在每月最后一周的药片中加入了铁,这样做是为了补充女性因月经出血而流失的铁元素。厂家是出于好心,然而,对于一些女性而言,这些增加的铁元素可能会引起胃肠道不适,比如恶心、腹部不适、便秘、腹泻等。所以,如果在一个药物周期的最后一周出现上述症状,可能是因为补充的铁元素,而不是因为姨妈即将造访。

No.3可能影响择偶

有很多研究证明,排卵期内的女性对男性有更强的吸引力,而男性能通过各种途径判断女性是否在排卵期内。那么服用避孕药会对女性的魅力产生影响吗?

谢菲尔德大学动植物科学系的艾尔沃尼格(Alexandra Alvergne)对此进行了研究 。她认为,因为避孕药会使女性的激素状态和怀孕相似,所以它可能会搅乱正常的择偶过程——怀孕女性倾向于接近基因和她相似的男性(理论上因为她的家人会在这一最脆弱的时期保护她和她的宝宝),而这样的男性是她正常情况下基本不会选择的,但服用避孕药就会造成这样的倾向。

从男性的角度来说,他们在与女性“深入交往”之前,潜意识里会探测其激素水平和身体信息——毕竟,他想亲自让她怀孕。科学家表示,男性会因此认为排卵期的女性比正在服用避孕药的女性更有吸引力。

No.4.造成水污染,影响野生动物

研究显示,雌激素和其他杂质造成的水污染,正在影响野生动物的繁殖。科罗拉多大学对鱼类的一项研究表明,水中含有的雌激素,大大改变了生活在水中的鱼类的性别比例。

根据对巴黎周边河流的一项研究,当地河流中35%-50%的雌激素活性都得“归功”于合成激素。该研究于2004年发表在《整体环境科学》(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)杂志上。

有人认为,这些合成雌激素可能来自于服用避孕药的女性,因为这些激素会随着正常代谢被女性排出体外,但是却很难被污水处理厂分解。不过这一点尚存争议。此外,水体中雌激素残留对人类健康的影响也尚不明确,学界对此问题也尚在争议。

No.5 先后遭到女权主义者的青睐和憎恶

早期的女权主义者给避孕药冠以“第一种纯粹为社会作用而开发的药物”的美名。事实上,支持女性选举权的凯瑟琳•麦克米克(Katherine Dexter McCormick)曾经为避孕药的开发出资。麦克米克认为避孕药是女性自由的前提之一。

然而,到20世纪70年代,避孕药对健康的潜在影响开始逐渐为公众所认识,女权主义者将避孕药视为男权霸道的又一实例。这些女权主义者占领国会山,质问为什么生育控制造成的所有健康风险都要由女性来承担。而针对男性的非屏障避孕措施仍在研发中……

No.6 虔诚的天主教徒让避孕药得以问世

天主教会在1951年批准了安全期避孕法——也就是在女性排卵期“禁欲”,但仍然坚决反对其他所有生育控制的方法(编者按:这里特别提醒一句, 安全期避孕法不靠谱 )。

尽管如此,却有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使避孕药成为可能。约翰•洛克(John Rock)是一名妇科专家,也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,他坚信美好的性生活是婚姻健康的一个重要因素。根据扎纳(Chana Gazit)的纪录片《避孕药》(The Pill)所述,正是洛克进行的临床实验,让FDA批准了第一批控制生育的药物。

洛克还出版了一本颇具影响力的书《是时候了:一名天主教医生关于终结生育控制的建议》(The Time Has Come: A Catholic Doctor's Proposals to End the Battle over Birth Control) (克诺夫出版公司,Alfred A. Knopf, Inc.,1963年)。洛克在书中提出了自己的观点,他认为避孕药和女性的自然生理周期是一致的,因此使用避孕药和安全期避孕法一样,是无罪的。在教会被说服之前,洛克实际上在上世纪60年代成为了避孕药的形象代言人。

No.7 从山药中来,到生活中去

科学家于1928年在兔子体内发现了孕酮,避孕药的主要成分之一。研究者立刻意识到了这东西的潜在价值,但当时孕酮只能从动物体内提取,因此十分昂贵,价格当时可达1000美元1克。在20世纪40年代,孕酮的市场主要是在世界级的赛马育种方面,育种者通过给马匹注射孕酮来让马儿们优生优育。

这种情况持续到了1943年,美国宾尼法尼亚州的一名研究者卢瑟尔•马可(Russell Marker)发现了可替代的来源:山药。墨西哥有一种野生山药(cabeza de negro,字面意义为“黑色的头部”)能提供大量的孕酮,这使得大量生产廉价的避孕药成为可能。

安全防骗
上一篇:备孕前饮食六禁忌
下一篇:怀孕初期能吃一些燕窝吗